导航菜单
首页 > 合肥代孕 » 正文

复读那一年,在最冷的时候,我爱上了班里学习最好的女孩子

  #初冬首雪# 冬日,我远在南方,虽逃离了北方的寒冷,可依旧怀念那里一年四季的分明。

  记得小时候忍受寒冷,是一件难熬的事情,妈妈做的棉裤太厚,又太笨重,自己又不会扎皮带,就在左右胯处各缝了一个扣子,前后一系,可这小手一冻,扣子都捏不起来了,更别说让扣子进扣眼儿了,没办法只能手提裤子,班主任远远看见我就跑出教室,给我系好再上课。

  我在想,大概是那个时候衣服都不怎么保暖,里三层外三层,穿的不合适,还是能冻进去,记得每年一入冬,我的手、耳朵、脚趾头都能如期肿胀起来。

  我最喜欢雪花纷纷的时候了,天空朦朦胧胧,下雪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,人、车马,都停了。雪落在衣服上真的能听到啪啪的声音,要说诗意,没有比北方雪飘更有诗意了。那样的场景,总是让人不知不觉就被催眠。

  记得高考的时候,我还是在旧学校一间老的教室,还是平房,同学不愿意坐在靠窗的位置,每当上午教室热起来,冰冻的玻璃就开始滴水,可我就喜欢靠窗,我不怕冷也不怕滴水,我从小就经受冷的习惯,倒是有一种迷恋,那种冷准会有那么一瞬间,让我突然心动。现在,我已经再也难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。也就是复读那一年,在最冷的时候,我爱上了班里学习最好的女孩子。

  她的名字叫雪花,真的是太巧了,人生就是这样巧合。我一直暗恋她,曾下定决心考上和她一样的大学——蒙古农业大学。复读第二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,那一年依旧很冷,我的出租房就是一个冰窖,可我还是内心有无限的美好的向往。有一天梦里,我好像梦见跟她走在一起,走在长满冰胡须的银色的树林间。我好像流泪了。

  第二年,我并没有考上她的那所学校,差几分,我就到了湖北的一所大学,冬天的时候给她写过一封信,她可能没收到,我填的地址大概是错的。那一年冬天回家,同学给我雪花的手机号,我没有要,她太完美了,因为我永远不及她。

  大概就是从和雪花一起补习的那个冬天开始,我常常忆起冬天。

  如今,她大概是孩子的妈妈了吧,我还在深圳,有了女朋友。这些天,我常问家乡的朋友,老家什么面貌了,他们说,这几天已经是灰黄一片了,下了雪就是白茫茫一片,我跟他们说,深圳这里呀,一年四季都是大红大绿,我还穿着短袖呢,我的生活也和这里气候一样,一成不变。

  冬已经成为回忆的回忆了,我在人间的日子少一天,少一天,没有心动的气味,没有起伏和波澜。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